2011年3月24日 星期四

都是因為人很多

夢幻的老爹又有新花樣!

前兩天晚上我跳完有氧練完重量回家已經快半夜,心想一回家就可以倒在床上沾枕睡,哪知道回到大門口,管理員就過來咬耳朵,說老爹今天被「遙遠的」派出所送回來(其實也不過就是離我們這邊第二近的派出所而已),而且很晚,十點多才送回家,很令人擔心啊!

「你今天昏倒了嗎?有沒有摔到?有沒有不舒服?」
「沒有。我今天沒有昏倒……也沒有不舒服……」
我雖然也還不至於興師問罪,但老爹顯然很怕我念他,(故做)含淚虛弱的抓著棉被沿,彷彿諜報片中大義獻身給壞人的女間諜,虛弱的說,「我……我還沒吃晚餐……」
於是我立即三兩下變出我的快速十分鐘大餐,一邊聽聽老爹今天有什麼精彩事。

原來(據我老爹的說法)是這樣。
他傍晚出門散步走著走著就有點累,於是在路旁邊坐著休息(天曉得他是做出了怎樣可怕的「休息樣子」),兩個巡邏員警看了大驚,趕緊驅車過來察看這恐怖的老人出了什麼事情。
「先生先生,你不舒服嗎?你家裡電話幾號?」
「我……我家電話……嗯這個……我家電話……」其實大多數的人都很少打自己家電話,所以被人猛一問,很容易答不出來。
「先生先生,那你有親人嗎?親人的名字?有連絡方式嗎?」
「我……我兒子……我兒子叫做……叫做什麼來著……」老爹一時情急,忽然連我叫什麼名字也給忘記了,老爹在講到這裡的時候也感到訕訕的臉紅。
員警一聽不得了了,連自己的兒子的名字都記不得,是失智老人來著,於是又叫了另外一組員警(所以現在總共是四個),然後又急電榮民退伍服務處的服務員……一整組人圍著老爹,浩浩蕩蕩的護送派出所讓老爹「休息」。

結果據說前來協助的人越來越多,總算弄到晚上十點多才把老爹送回家。
「其實我休息個十分鐘已經可以走了,可是看到這麼多人圍著我,又都這麼熱心,我不好意思,只好一直坐著,也不好意思講說其實我可以走路回家了。」
老爹一邊吃著我的快手米粉,一邊羞怯的說。


標籤: ,

2 個意見:

Blogger wen hsiu 提到...

我大概快死了

2011年3月24日 上午5:46  
Blogger wen hsiu 提到...

被您爹地以及您的文字....笑到不支...弄死的

2011年3月24日 上午5:47  

張貼留言

訂閱 張貼留言 [Atom]

<< 首頁